简读日本史epub+azw3+mobi+pdf+txt+word

banner

张宏杰 独特的日本历史底蕴与精神世界 解答关于日本的困惑

简读日本史 封面

日本历史上重大事件

20世纪80年代末,日圆升值及经济崩盘后,服务产业持续向中国内地转移,而日本国内只有一部分小型服装厂,以满足国内个性化服装需求。

综观工业缝纫机在发达国家的发展历史,主要生产国家均发生了全球转移。新的生产商通常先从低价格切入,然后再进行质量升级,如果品牌原有的领头羊缺少性价比优势,那么就会被后来者取代。二战后,日本、韩国以及中国台湾地区的品牌先后在低价下分化了欧美企业占主导地位的品类;进入90年代,工业缝纫机系列的生产开始向中国转移,中国品牌依赖于性价比优势。同时,一些企业也在不同型号的市场上进一步分化:飞马、银箭、富山等通过聚焦包包机分化了原有的品种。

纵观国外缝纫机发展历史,价格等级是分类标准,型号是分类标准。与包缝机种类相比,国产缝纫机品类上升趋势更加明显。

探讨工业发展的一般规律。

国内同类产品市场的发展趋势可以指导本土品牌,与发达国家的小众产品相比,与发达国家市场上的小众产品信息相比,更容易获得和实用。

从制造业的总体状况来看,全球产业战略转移具有以下规律:
●将较发达国家和地区转变为次发达国家和地区,再由次发达国家和地区向发展中国家和地区转移。
●首先是劳动密集型产业,然后是向资金和技术密集型产业转移。
::随着工业技术不断提高,人力成本不断增加,我国正处于承接资本和技术密集型产业,并逐渐向劳动密集型产业迁移。国内缝纫机品种不断扩大,符合行业发展的基本规律。

判定业务能力范围。

品种走势决定机遇,企业自身能力决定能否抓住机遇。认识到,杰克缝纫机在包缝机方面的比较优势是依靠国产缝纫机品种,与日本飞马品牌差距明显,与国产机种的标准相比有一定差距;技术上,杰克缝纫机在包缝机方面的比较优势是依靠国产缝纫机品种,差距很大。另外,杰克缝纫机对国产平缝机有一定的认知基础,技术差距不大。
因此,中国人界定,国产缝纫机品类是相对于包缝机品类而言更值得关注的一类。

简读日本史 目录

日本的发展历史简介

日本选择了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一小撮改革派决心谋求权力,以增强日本的国力,保障国家安全。不久,他们认识到必须发展现代化工业,武装海陆军队。但是,现代产业需要新科技,新知识,建立新的教育制度,在许多方面改变日本的传统生活。随着根本性的改变,日本领导人从来不会在执行必要的下一步行动中放弃。

第一个具有重大意义的发展成就于1854年。幕府废止于1638年开始实行的封闭政策。导致这项决定的导火索是佩里率领美国海军前往日本。一八五三年,美国军舰首次抵达日本,被拒不入港。第二年,佩里率军返回,日本政府同意开放两个港口,让外国船只停靠。1858年,日本同美国签署了一项详尽的通商条约,随后又分别与荷兰、俄罗斯、英国和法国签署。

亲眼看到幕府软弱无能,对老外屈膝,爱国者和垂涎德川家族权位的氏族领导人,都强调忠于天皇本人。在那个时候,神道教越来越多地成为一种公共宗教,也是光复天皇的理由。但是,站在幕后政治中心的是军人家族。它们相互或者形成非正式的联盟,或者相互斗争。

由于继承权不能确定,幕府的权力被削弱。德川家族的直系继承人都已经死了,在后期掌权的人都是懦弱无能。此外,他们对对外开放、对外交往的新政策是否明智以及是否会危害到它们自己的利益。最后,德川幕府内部分裂,分裂势力四分五裂。到了这个时候,他们的政敌们正越来越紧密地团结在爱国口号背后,并且支持天皇。

一八六七年的政变使这个场面达到了高潮。德川幕府逊位,他掌管一切事务的年轻天皇。“在天皇周围,外部氏族成员占据所有重要职位。但是,在登上权力高峰之路上,日本新统治者却受到了当头一击。一八六四年,英法荷美联合舰队轰炸并摧毁了日本的几个海岸要塞,以表示对整个日本反外活动的不满。看着西方炫耀军威,一八六七年执政的人就更加坚信,没有强大的国力保卫国家,单纯地执行反西方政策是行不通的。所以,他们就是权宜之计,摒弃了反西方路线、强权的策略。

决策一旦作出,就打破僵局,不再犹豫。他们决意拥有那些有利于建设现代海陆两军的东西。也就是说,要大力推行教育、社会和政治改革,以及开发新的工业技术。日本领导人对此毫不畏惧。农夫百姓,百姓听天由命,领导掌权。仅仅用了一代人的时间,现代日本就以风驰电掣般的速度屹立远东地区。

日本决定向西方开放这一命运攸关的时候,当然知道中国所面临的困难。十九世纪六十年代,英国挺进缅甸,法国入侵越南,老挝和柬埔寨。消息传到东南亚各地。日本也非常了解。中国在鸦片战争后摇摇欲坠,东南亚各国战栗甚多。东南亚的统治者在欧洲的军事力量面前几乎没有反抗。多年来,暹罗一直保持着独立的地位,但它更像是英法两个帝国的缓冲力量,而非统治王朝的内力。再过十年,只有朝鲜在东亚仍然被孤立,保持着独立的态势。但是在1876年,这座位于远东文化圈的外围要塞也开放了港口,方便了西方的贸易。